3min

做什么事都只有三分钟热度
但也是个长情而恋旧的矛盾的人

最近沉迷DC日渐消瘦x
开的坑都会努力不弃不坑尽量日更
Hail superbat& jaydick& wonderstevewonder

【超蝙】夜下灯火(歌剧魅影AU)-大纲

梗来自@舒紫淇就是鲶小鱼大大

*不是音乐专业户,bug满天飞

 

   凸显黑暗和光明的矛盾与交锋,B白天豪放开朗,晚上沉默顽固。C本来是歌剧院的帮工,但是对在舞台上歌唱有着万分的渴望。但渴望也只是渴望而已,理想和现实本就有距离。他的水平当然是达不到的这个理想的,于是他只是想站在离舞台近的地方看着台上闪耀着的他的梦想。他对此感到幸福,但是内心深处当然也还是有去追寻梦想的想法。

    直到他有一天在打扫阁楼的时候,听见了低沉的歌声。那歌声低沉而又压抑,之下却也是有着止不住的温柔。这歌声中的技巧毫不输于登台歌唱的歌者们,甚至其中饱含的情感可以说是更胜于他们。C非常喜欢这其中的情感,因为这其中的独立于众人之中的孤独和想要付诸却无处的温柔与他那样相似。于是C不由得停下来聆听,不忍打扰。最后在歌声停下来时,他想给对方留下点什么。可是他翻遍全身发现自己身上什么都没有带,于是他只好把手上被朋友开玩笑逼着买下的装饰着一小块橄榄石的戒指取下放在窗台上,表达对歌者的赞赏和敬意。之后便在管事的催促下匆匆下楼去了。

(B带着戒指问:你当时为什么要把戒指放在窗台上?

  C亲吻他带着戒指的手:因为我觉得你唱完的下一秒就会从窗口纵身飞走。)

    而当他第二天再去打扫的时候,就发现戒指不见了。

    知道之后C就会尽量包下打扫阁楼的任务。他内心也觉得两个人是那样相似,于是也就对对方的陪伴产生了渴望,尽管只有歌声也会让他有不再孤独的感觉。虽然不是每天都能听到歌声,但是他每次都会带上几多野花上楼。每当能够听到歌声的时候他就将花放在窗台上,然后再去的时候那些花就自然而然的消失了。

(B:之后就会每天看看是不是你,是你才开始唱。)

    于是他和歌者就达成了这样不言的协议。

    直到一次歌剧的倒数第三次排演,离正式表演还有2个月时,他们的主唱病了。这次的歌剧非常重要,许多官僚都会到场。以至于歌剧院最大的投资者BW也来到了排练现场。BW虽然资助了歌剧院,但是众所周知,就算是歌剧院的大门免费对他敞开,最好的包厢也一直为他保留,他也基本没有出在歌剧院出现过。本来主唱的病并没有那么严重,打算带病上场。可是在这次的排演时实在是唱不出完整的曲调。大家都认为BW会很生气,可是BW只是耸了耸肩表示没有关系,并对歌者的病痛表示理解。再问有没有人能够代替歌者。

    答案自然是没有。但是神差鬼使的,BW指了指C让他开嗓试试,因为他觉得C的外貌是达到了,就算是歌喉的水平达不到也可以外貌来凑。虽然是这么轻浮的话但因为BW的微笑和众人对他本性的了解就没有人觉得尴尬。C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能上台唱了一段。结束时尽管被评价为声音条件还不错,但是远远达不到能够上台的标准,BW也给了他掌声,说让他努力,下次如果还有这样的机会就让他试试。最后这次歌剧还是取消了,作为替代BW将在几个月后开一场巨大的宴会。

    之后再一次阁楼演唱结束之后,神秘的歌者开口了,他问C愿不愿意跟他学习唱歌,然后抓住下一次机会。C受宠若惊,对于B的邀请和B的开口。但激动了很长时间,他最后只是问歌者怎么知道的今天的事。“Cause I'm Batman. 我观察着这座歌剧院中的一切。”于是C就开始跟B学习唱歌。

    B在过程中满意于C比他想象中更好的歌唱功底,与勤奋的精神。“你是为音乐而生。”

    尽管在教授的过程中,B严厉得无以复加。只要是细小的错误就会冷淡的让C练上无数遍。但C仍然惊愕于B的才华。开始思考B是不是哪一个著名的歌者。但他思索了好久都没有对上谁的大名,这也使得他更加疑惑与帮对方感到不满。这么完美的歌者为什么愿意把自己埋没在这样的阁楼上。他在他们关系越来越近的时候最终还是问出了口。结果带来的是B的沉默,C之后赶紧不停的道歉却也没有得到回复。(实际上是B害怕被C知道自己的软弱,然后改变对他的尊敬甚至疏远他。但实际上在他们这么长时间有声与无声的交流中C早已经对他崇敬得无以复加,只是觉得他们两个人太过遥远。于是也心生畏惧。)

    C之后每天都去阁楼上道歉却一直没有回声。而在这时,BW一直在筹办的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C意外的收到了邀请函。在宴会上BW对C很热情,也带他认识了各大人物。于是C也进一步的感受到了BW的豪放与不拘小节,开始羡慕BW这种性格。如果自己也能够像BW这样敢于表达自己的话他和B估计也不会落到这样的冷战中。

    之后他傍晚回到阁楼,正准备开口的时候B就开口了。让他继续练习。C叹了口气之后走上前抚摸墙壁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之后C和BW的关系越来越好,也经常一起去参加宴会。甚至穿出了BW新男友的传闻,C有点尴尬,而BW则叫他一笑而过。但在这期间随着C歌唱水平越来越高B出现得越来越少,每次只留下口令让他不要疏于练习。如果他一天停止练习,那么B再出现的间隔就会变得更长。(因为B觉得C有了BW,他和歌声不再是C所追求的了。于是他也更加自我厌弃)对了这段时间里有见到穿着制服带着面罩的B。

    在半年之后的一次演出之中,BW提出让C来主唱。大家开始都不相信C的水平,但是C开口之后表现出的实力与BW的支持让他上了。但是在演出之前C觉得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尽管他的梦想确实是登上舞台赢得所有人的喝彩,但是他不想在这样被并不是完完全全靠着自己实力就上台。于是唱完这一场之后他跑到贵宾包厢去跟B道歉。之后带着没来得及卸掉的妆,急匆匆的换上小帮工的衣服,拿上一个锤子就跑到了阁楼上。然后他拿着锤子砸碎了墙壁露出了之后漆黑的通道。他疑惑却毫不畏惧的走进去,越往下越能看到灯光

(C:为什么通道里没有灯光?

  B:因为我知道我的灯光在尽头等着我。)

    尽头是歌剧院的地下水道,C淌着不深不浅的水继续向着灯光走去。最后他看到了在一个道口中架起的简易居所。说是简易但实际上也应有尽有,配上之上的火烛和灯光甚至有些奢华。他仔细的看着每居所中随意堆积着的物品,最后被身后传来的B的声音打断。B就和他之前看到的一样带着面具。但这一次他没有任何踌躇,他直接走上前去抓住B的面罩,表白之后看B默认了他的行为,就取下了B的面罩。发现下面就是BW还带着汗水的脸,愣了一下之后就把所有事情串联上了然后就微笑着吻上去了。

    “所以BW和B都是你的面具吗?一个过于着重于家族的责任,另一个过于厌恶着自己?”

    “你爱的是哪个?”

    “我爱所有的你。但我希望真正的你愿意接受这个不完美的我,然后和我一起变得更好。”

    B摇着头跟着他一起微笑。

    “所以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走出去用真正的自己面对一起?”

    最后他们烧掉了下水道的简易居所,然后一起离开了。之后BW在哥谭市变得神龙见首不见尾,而各个小的歌剧院里偶尔能够遇见两个歌声悠扬的俊美男子,给这些歌剧院带来几场震撼之后就默默消失。

  

THE END

PS. 这篇文章本来是小鱼太太的梗真的很喜欢于是要了授权然后写,最后把所有大纲都列出来了结果只写了一章x 天哪我这个咸鱼王。所以就把全部的大纲放出了,也就不算坑了【?】希望下一篇文章能够好好坚持吧…

其实就是个Flag大户,说尽量日更然后就变成了月更,说回来了就干脆消失了…天哪…我现在就去改签名x

评论(2)
热度(28)
  1. 异想天开3min 转载了此文字
©3min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