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min

做什么事都只有三分钟热度
但也是个长情而恋旧的矛盾的人

最近沉迷DC日渐消瘦x
开的坑都会努力不弃不坑尽量日更
Hail superbat& jaydick& wonderstevewonder

【Jaydick】爱鸟达人Dick Grayson

*一语三关,是辆飚不起来的婴儿车。
*活在背景里的Superbat【点蜡】

01. Richard.John.Grayson喜欢大自然里的小鸟

        几乎布鲁德海文警局的所有警员都知道他们的好警察Grayson先生喜欢鸟。他们甚至在和Grayson一起巡逻的时候至少阻止了两起掏鸟蛋的孩子气行为。这样的执法基本与超人救猫的愚蠢程度持平。但当别人询问他这样行动的理由时,这位好好先生总能用微笑过滤掉其中的嘲讽与恶意,告诉所有人他就像爱着这座城市一样爱着这些活泼的小生命。

       每个人选择警官这条路的时候都有自己的考量。有的是因为它的稳定,更有的也是真的因为热爱,不管是对这座城市还是这份职业。但当“我爱布鲁德海文”这句话出自一个自小在哥谭成长的孤儿时,他们都觉得有些尴尬,并不再打算进行进一步的讨论。自那之后这个问题再也没有困扰过Grayson,他还是继续我行我素的微笑着进行他那在别人眼里无比愚蠢的救鸟活动。

       至于他为什么没有真的养上一只?被问到这个问题时,Grayson警官表现得非常惊恐。“我真的不能再要一只小鸟了。”他这样说道。他的同事们表示不能理解,因为他可是真的一只也没有养啊。

02. Dick.第一代Robin.Grayson爱着他的罗宾男孩俱乐部

        “快点,Dami、Tim!”穿着Nightwing紧身制服的Dick站在蝙蝠洞的平台上大声喊道。虽然Bruce也有因伤痛或是调查而一时间让他们“代班”的前科,但是这是他们三个第一次在Bruce不在的时候同时回到了蝙蝠家,然后有了这次一起夜巡的机会。看在Tim忙于少年泰坦的事物,他忙于布鲁德海文白天的警察工作和晚上的义警活动的份上,这次机会几乎就和Bruce愿意让Clark在除开工作之外的时间进入蝙蝠洞的机会均等。尽管他们已经约会了很长一段时间。这不寻常的一切令他脸上的笑容显得有几分过于灿烂。“我们快要赶不上Bruce规定的夜巡时间了!”

        “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穿着单件的、直接一套就上身的紧身衣吗,Grayson!”Damian一边快速的系着自己的斗篷一边大声反驳。但不幸的是,有时候速度只是添乱的另一种方式。于是他不耐烦的骂了一声。

        “哈哈!”Dick大笑道,“别让我提醒你,Dami,我也当过罗宾,这就是我那么讨厌那个斗篷的原因。”他至今都忘不了他当年花了多少时间花在了学习穿戴他的黄色斗篷上。

        Tim终于抢在Damian之前固定了他金属翅膀的最后一个零件,“你那时穿得可是简易版的绿鳞小短裤,Dick。简直就和你现在穿得制服一样凸显你的好身材。尤其是屁股。”或许他在面对他的队友时还会保持一点自己的矜持,在一定程度上注意自己的措辞。但对他的大哥Dick.Grayson?他永远都不会那样做的。这大概就是他们另类的表达亲近的方式。

        “Oh, Timmy,别那么苛刻……”

        “是啊,所以我打赌Todd也……。”Damian的动作在一瞬间静止了,然后他低头看了看站在底层的Dick的神情。Tim也反射性的看着他。

        但被看的人几乎没有什么反应,连笑容都和之前一样温柔。

         “是啊,”他这样说,“他比我们都穿得快多了。”

03. Dick Bird喜欢只属于他的Little Wing的鸟。无论是Little Wing还是Little Wing的鸟,都是他的。

         “Jay,你真该在有时间的时候回家看看他们的神情。”Dick跨坐到红头罩身上,趁其不注意一把扯下他的面具,露出了Jason.Todd无可奈何的脸。“大家都很想你。”

       “闭嘴,Grayson。”Jayson已经回到哥谭一段时间了,他对于一切的愤恨也慢慢淡去。褪去愤怒的Jason.Todd可以继续是红头罩,但他再也不是那个小罗宾了。他还是不那么愿意回到那个曾经收留他的地方。就算不再愤怒,他也不那么认同Batman的做法,他更愿意用自己的方式守护自己想去守护的。

        他身上的人深知这一点,深知他的坚持。Dick这么说的理由也只是表达自己的一个美好愿望罢了。

        “你还叫我Grayson,这是你的某种情趣吗?”Dick完全没有理会Jason的抱怨,甚至自顾自的吻起了Jason毫无防备的脖颈。他的吻细细密密的,像雨点一样和他的呼吸一起落下。

         Jason不自觉的抖了一下,“Fxxk you, Dickie.”他这样说。

        “诶,我在呢,Little wing.”Dickie抬起头来对他笑着,和许多年前一样,他就微笑着等在那里。等着他接近,然后带他一起飞翔,飞到一个更加美好的地方。

        Jason猛的翻过身来与Dick调换了位置,他的表情是带上了些欲望的无奈。他报复式的学着Dick那样低下头,亲吻他裸露在制度外的每一寸皮肤。

        “You start it.”他在亲吻的空隙间嘲讽道。

        之后他们互相撕扯着对方注定会变得破烂,然后被甩下床的衣物。在亲吻和抚摸中,他们觉得除了彼此之外的一切都不那么重要了。这一刻,至少在这一刻,他们都愿意为对方抛弃他们之间所有被刻意忽略的不合。

        在进入的一瞬间,Dick吃痛的吸了一口气。这是他一直不能习惯的。但他很快就在Jason难得轻柔的安慰下舒缓过来,然后再次对他笑了,“你还年轻着呢,Jay.”

        “我们都是。”之后是无休止的夹杂在大声的呼吸中的碰撞声,还有一些不能被他人听到的,他们心脏互相接触的声音。

        37号特工在冰冷的屋顶拢了拢自己的衣服,他相信自己很快就能回去了。
        他是Richard.John.Grayson、第一任罗宾、Nightwing、红头罩Jason.Todd的爱人,一个爱鸟的人。

END

评论(3)
热度(59)
©3min
Powered by LOFTER